揭开“记忆宫殿”的神秘面纱

虽然已经在舒适的家中躺了小半个月,但是小丘回想起期末周被厚厚一本教科书支配的恐惧、考试前夜怒刷几百页PPT的悲壮,仍然是记忆犹新。再看看不尽如人意的绩点,小丘不禁仰天长叹:如果我拥有超常的记忆力该多好啊!

忽然小丘灵光一闪,想起了之前看过的一部英剧 《Sherlock》里神探夏洛克脑中有一个神奇的“记忆宫殿”,里面存储着海量知识,夏洛克在破案时可以快速调用,并且一旦记住就不会遗忘。那么问题来了,这个神乎其神的“记忆宫殿”到底是什么东西,真的有这么厉害吗,还有,像小丘一样的普通人可以拥有吗?

所谓“记忆宫殿”,又称定位联想法,其实是一种古老的记忆术,即用来提高记忆效果的记忆方法。相传古希腊诗人西蒙尼德斯参加一场宴会时中途离开,这时整栋建筑突然倒塌,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都没能幸存。废墟中的尸体面目全非,但西蒙尼德斯根据宾客们的座位将尸体一一辨别了出来,受此启发,发明了“记忆宫殿”法。这个故事来自罗马传说,实际上“记忆宫殿”的来源可以追溯至更久远的时代。这种方法曾被古希腊演讲家用来记忆讲稿,在现代则是记忆竞赛选手们常用的一种记忆方法。

这种方法的原理是将一组熟悉的位置或地点与要识记的材料之间建立起联系,通过联想、利用视觉表象,以地点位置为以后提取的线索。

这里的“宫殿”其实只是个听起来高大上的比喻,实际上可以是自己的房间,从家到学校的路,或是想象中的、虚构的空间。

以图中的这个房间为例,在房间中选取几个有特点的物件或位置,并按一定顺序串联成一条路线。选定之后,需要做到对所选位点和路线. 将“记忆宫殿”中的位点与记忆内容一一对应

想象一台机器悬浮在空中撞向柜子,把柜子撞坏了;电脑屏幕上跳出来一只兔子,正拿着相机拍照;窗外突然飞进来一只没有毛的火鸡…这样就把需要识记的一组无关词语和步骤1中选取的位点对应起来了。这些想象虽然听起来有些荒诞,但是恰恰利用了人们对新奇意外的、不同寻常的事物记忆比较深刻的规律,这就是奇特联想法。上述例子中的识记内容是比较简单的名词,而当记忆抽象词、数字等其他内容时,还需要多种多样的技巧,篇幅所限不能在这里一一列举。

在想象中反复“参观”自己的“记忆宫殿“并回忆记忆内容。尤其是对新手来说,必须遵循记忆和遗忘的规律(如艾宾浩斯遗忘曲线)及时复习,否则也会遗忘。

了解了“记忆宫殿”的具体操作方法,再回头看它的原理就更好理解了。记忆包括三个基本过程:信息编码(把来自感官的信息变成记忆系统能够接收和使用的形式),信息储存(编码阶段加工了的信息存贮于记忆系统中)和信息提取(存储在记忆系统中的信息被重现出来)。

Ericsson(1988)提出,要想获得较高的记忆技能,必须满足以下三个条件:一是意义编码(meaning encoding),即信息应该在意义层面上加工,把信息和存储的知识联系起来。二是提取结构(retrieval structure),即线索应该与信息一起存储以利于之后的提取。三是加速(speed-up),即反复练习以使编码和提取的过程越来越快,直至达到自动化的程度。这正好对应了我们在上文中提到的“记忆宫殿”操作步骤。

以“记忆宫殿”为例的各种记忆术在现代被应用于一些记忆竞赛,如世界记忆锦标赛,并通过《最强大脑》等影视作品进入大众视野。那么普通人能不能拥有“记忆宫殿”呢?在一项发表在Neuron上的研究中,研究者(Dresler et al.)从世界记忆竞技排行榜前五十中招募了23名记忆运动员,同时在从未受过记忆训练的普通人中选取对照组,对他们进行记忆测试,让他们在20min内记忆72个单词和fMRI扫描。对照组被试进行六周的“记忆宫殿”法训练后再次测试,他们能回忆出的单词个数显著增加,并且大脑功能网络与记忆运动员变得更相近。

看到这里,“记忆宫殿“的神秘光环已经逐渐褪去了,原来它是一个可以被普通人掌握的记忆方法。然而小丘去了解“记忆宫殿”的初衷是想帮助学习、提高成绩,那么“记忆宫殿”到底有多大的实用价值呢?

首先,同学们肯定希望这种方法能让自己记得更快、更轻松。而学习“记忆宫殿”的过程就像学开车、学下棋一样,需要付出一定的时间和精力。上文的操作步骤里只展示了一个房间,房间里只有10个位置,要做到闭上眼就能想象出来也需要花上一会儿。如果要记忆大量信息,就需要拓展“记忆宫殿”并定期维护,也就是选取更多位点并时常进行回忆。此外,单凭“记忆宫殿”法本身并不能起到提高记忆力的效果,还需要科学、系统地学习其他记忆方法。如果将这些学习的时间成本都计算在内,“记忆宫殿”能否提高效率这个问题就要打个问号。

其次,“记忆宫殿”法不是万金油。这种记忆方法在记忆随机数字、无关联字词等散乱的信息时比较有效,常见的应用包括电话号码、扑克牌、英语单词、部分文科知识点等。而我们平时学习的知识常常是系统的、有组织的、有联系的。比如一本教科书的内容本身就具有章、节、小标题的结构,章与章、节与节之间也通常具有逻辑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应用系统记忆法(在理解的基础上对知识进行分类整理,构成系统)、图表记忆法(如绘制思维导图)、概括记忆法(对学习材料进行提炼化简,抓住重点)等就可以达到较好的记忆效果,如果要应用“记忆宫殿”法强行记忆,反而不利于将新知识纳入已有的知识体系。现在市面上有不少记忆术畅销书和课程,其中的理论知识包括“记忆宫殿”等记忆方法,但是讲到这些方法的具体应用时就草草带过,这或许也可以从侧面说明“记忆宫殿”法在应用范围上有一定局限性。

最后,归根结底,“记忆宫殿”只是一个记忆方法,只能帮我们记住那些知识,却未必能让我们学会。举个极端点的例子,就算一个人背下了整本新华字典,他也不一定能写出好文章。如果只是想背书应付考试,“记忆宫殿”等记忆技巧可能有一定作用,而若想要将知识融会贯通、灵活应用,整理、理解、思考的过程还是省不得的。

总而言之,“记忆宫殿”只是众多可能助益学习的方法之一,对于每个学习者来说,没有好不好用,只有适不适合。当然,如果就是想在某次晚会中技惊四座,比如表演个三分钟速记扑克牌,“记忆宫殿”倒也可以是个不太难的“小魔术”。

[1]车丽萍. 记忆术——科学的记忆方法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0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